一棵甜菜

写写字刻刻章,欢迎找我玩。

【喻黄 小甜饼】不渝

     结尾来自  @端行 炒鸡感谢! 引用诗句卢照邻《长安古意》
    算是第一次正正经经写喻黄,感谢点进来的各位。

  夏日的午后缠绵又懒倦,空调不知疲倦地吐出一阵又一阵冷气,窗帘拉得严实导致室内光线并不充足,却也可看清卧室的床上两个身影。
       黄少天从饭后的小憩中醒来,准确地说,现在应该是北京时间16:28。夏休期,黄少天总是睡得…很多。
喻文州靠在一旁早已醒来,拿着本书正装模作样地看着,还带着副细框眼镜,如果忽略掉他的余光一直在往黄少天这边瞟,还有手中拿倒的书的话,可以说是非常认真了。
       黄少天用力睁了睁眼,扭头盯着自家爱人。目光逐渐清明,聚焦,凝视,正好撞上喻文州不经意的一瞥,两人视线只交汇一刹,喻文州就收回了目光,不急不乱,剩下一抹收不住的笑,黄少天看着床头灯笼罩下的喻文州,眉眼温和,尽是道不尽的温柔,心中暗暗骂了一声斯文败类。
       于是黄少天咬着唇思考了半秒钟,然后他努力直起身,左手垫到身后支持,一点一点坐起来,抬起右手拍掉喻文州手里的书,摘下他的眼镜往旁边一丢,凑上喻文州的唇。蜻蜓点水地略过一下又缩了回去。
       喻文州很受用,爱人主动地索求亲吻,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喻文州抬手又把刚离开没多远的黄少天一把捞了回来,径直吻了下去,一开始还是两人互相啃咬,最后演变为喻文州在单方面地舔弄着黄少天的唇瓣,直到黄少天有些缺氧开始“唔唔”地摆弄双腿抗议起来时,喻文州才放开了他。
       黄少天呈大字在床上平复了一会后,舔了舔略有些干渴的嘴唇,跳下床去客厅给自己灌了一杯水,回来后就看见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指了指自己的嘴,没有发声,只是做了个“我渴了”的嘴型。黄少天就又倒了杯水回来,喻文州没有接过,还是保持着一样的笑容,他盖着层薄被,眼神带着浓浓笑意直击黄少天心脏。
      黄少天认命般地踱步,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一直都这样装弱势有本事床上也让我…”
      “少天在说什么?”
      “我说你昨晚太用力了现在我的腰还是有点痛所以你有没有想好怎么补偿我。”
       黄少天几乎不带标点符号地脱口而出,再抬头时喻文州已经站了起来,他们的目光交汇,这一次喻文州没有回避,他赤裸裸地盯着黄少天,他的眼里里满是欢喜。那是他共度十年时光的队友,是他在战场上得力的助手,更是他的爱人,占据他心脏大部分的人,也是将与他携手共度此生的人。
       黄少天直面他的目光回以同等笑容,顺手将水杯搁在一旁,张开双臂面对他,喻文州从善如流地抱住他,他们的脚步有些错乱,却又恰到好处地没有踩到对方,喻文州后退黄少天前进,咚地一声喻文州的背撞在阳台的移门上,又被弹回来一点,以致他们抱得更紧,温存一会后分开,黄少天一挥手将窗帘拉开,不似当午热烈的太阳,这时的阳光正好,照映着爱人似小鹿斑比般清亮的眼眸,喻文州觉得心都要化了。他走向前去伸手替他仔细理好睡醒后略显凌乱的衣衫,又顺手揉了把翘着几根呆毛的头发。黄少天看见眼前恋人放大的眉眼带着温柔笑意的脸庞,他温热的呼吸迎在自己的脸上,时间仿佛静止,随后喻文州轻笑一声,蹭了蹭黄少天的鼻子。

“想这样一生陪着你,只羡鸳鸯不羡仙。”

当初看书的时候就有的脑洞,蓝家人摘掉抹额后会不会这样……

入圈第一套正片 已经是15年12月的事了 游场党+地下党一直没有出新的片有点想哭 没有很好的还原nozomi老婆也是有点抱歉

以后时不时会发点东西啦 日常章子cos什么的大概都会有 希望能找到小伙伴一起玩
这个大概是两三个月前的章了 线条废哭出声